“业物”、“试斩”之考

February 04, 2016

业物这一说法,是在日本江户时期远州滨松藩士-柘植平助方理在其著作《怀宝剑尺》中提出的。

      他以刀的切割劈砍能力为评定标准,把切割能力称之为“切味”,分为了最上大业物、大业物、良业物和业物四个等级。其选定的宝刀是根据刽子手须藤五太夫睦济、山田朝右卫门的实际测试来编著的。三十年之后,朝右卫门吉睦编写了“古今锻冶备考”,以之后的试斩经验来追加修订,其内容相当于《怀宝剑尺》中所记载的五倍,并且以自己多年的经验对刀剑做了分类。

《怀宝剑尺》中记载的最上大业物有14位刀匠,大业物19位,良业物54位,业物90位。

640.webp
山野加右卫門是徳川幕府的刀剣御試役。他从二十岁开始到五十岁,期间一共试斩六千余人(尸),其中试斩切的名刀多为后人珍藏,如長曽祢虎徹、和泉守兼重、上総介兼重、大和守安定、法城寺正弘等。

试斩分为“生き試し”、“死人試し”、“堅物試し”三种。

 

“生き試し”的意思是以活人测试刀剑斩切能力,一般以死囚为主,这种测试方式因为太过残忍所以很快就被禁止。

为统一每次测试的砍劈冲力,「山田流」的每次测试都要用重量和长度相似的特制刀柄。驳好刀柄之后,就用刀砍劈绑在「土坛」上的尸体 (「土坛」的高度亦有限制)。 

下图为本店所藏–大庆直胤

<山田流的土壇>

<试斩专用刀柄>

砍劈的目标都在尸体较强硬的部份,如肩胛骨、盘骨等。 

 

 

试斩的姿势相当讲究。试刀师用双手紧握刀柄,左手紧贴右手,一来是为了供给最佳的砍劈速度,同时亦是为了统一每次砍劈的冲力。一般武士使刀时亦多以双手握柄,但是左右手分开,分开的距离并非绝对统一,所以每一刀的冲力都略有不同。 

为了统一每次砍劈的冲力,试刀师的两脚会向左右分开,距离等同肩宽。若如一般武士使刀时双脚一前一后,步幅不等,就会令每次试斩的冲力出现误差,影响结果。 

试刀师举刀时双手过顶,直线指上。挥刀时两肘不屈,刀如画圆,人向前堕。

虽然试刀师以尸体作为试刀对像,不过砍劈的目标却是底下的「土壇」,这样才干确保有足够的力气去砍断尸体。因此,为免刀身为「土壇」所伤,尸体下面都会垫著一些填塞了谷糠的布袋。

测试刀剑能够一次过砍断多少层尸体。能砍断一层尸体的称为「一胴」,两层的称为「二胴」,如此类推。

有别于「山田流」的试刀法,进行这种测试的试刀师没有限定的挥刀姿势,亦只会选择尸体较柔软的部份 (如腹部) 为切割目标。用这个方式测试的刀剑,其测试结果都会记绿在「裁断铭」上。

一般来说,测试的结果都不会超过「三胴」。不过,江户初期曾经出现过「四胴」的测试结果,而六十八岁高龄的山野加右卫门,也曾为一支名为「关孙六兼元」的最上大业物砍出了「四胴」的成绩,不过,最令人咂舌的,莫过於「中西十郎兵卫」以「兼房」的刀剑造出了「七胴」的记录! 

<山野加右卫门永久测试的长曾弥虎徹>

 

 

“堅物試し”是以铠甲、铁板等坚硬的物体来斩切,旨在测试刀剑的强韧性,也被称为“荒试”。1853年(嘉永六年)七月,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马修·培里将军,率领四艘军舰开到江户湾口,以武力威胁幕府开国。舰队中的黑色近代铁甲军舰,为日本人生平第一次见到。培里赠给幕府显示工业文明的火车机车模型和电报机,而幕府却只能用力士搬运回赠的大米来展示实力。培里来航令日本人震惊,深切感受到日本与外国的巨大差距。日本人称这次事件为“黑船来航”。这也让日本的武士们从闭关锁国的和平梦境中惊醒,开始重新考量唯一能保护自己的刀剑的性能。这也是“堅物試し”的来由。

“堅物試し”(荒试)一般多在 水户藩和信州松代藩 测试为主。

水户藩 的测试方式有 「棒試し」、「巻き藁試し」、「鹿角試し」、「水試し」这几个步骤。

「棒試し」就是拿硬木棍敲打刀身、刀背、镐地,旨在测试刀的韧性和强度。

「巻き藁試し」是用青毛竹当芯,以沾水的草席裹住,以模拟人体结构来测试刀的斩切力。

「鹿角試し」是以成年大鹿角为测试材料。因为要劈砍硬物,蛤刃是最合适的,但是蛤刃劈砍柔软的人体却不那么锋利,所以又要能斩切开草席,又要能砍得了鹿角,是相当困难的。

「水試し」是最后的测试,以水施加压力冲击刀身表面,水压大时,折断一把刀是十分轻松的。

因为水户藩的测试太过于残暴,所以很少有刀匠有胆量测试。有记录记载的,能高分通过的,也只有源清麿和他的哥哥山浦真雄而已。